—双子—浪—

我本来想去三峡广场买一件打底衫的
结果提了两双运动鞋回来
一双大红
一双亮橘
回来发现我的衣服好像没得可以阵得住这俩颜色的
主要是我的衣服颜色都比较妖艳儿
除了黑灰色基本都占全了
我为啥要买运动鞋

以后
都不自己做饭了
把自己在许多方面变得懒一点
现在吃
都索然无味
很想吃的东西
一两口就不再想了

突然翻了发现我的LOFTER基本都是围绕一个已经放弃了忘了的

从此该翻篇了
老是不长记性
怀屁的旧🔞

现在都是五点起床出门打车
再坐班车
上一天的班强颜欢笑已经够累了
还要回来在微信上尽量安抚更年期不断催婚的老母
自己都每天过得想想都能哭还憋屈着不跟任何人说
自己抛之脑后算是就过了一天
生怕哪个字哪句话让老母亲不高兴又多想
本来就无情无欲的自己
还要假装很想结婚生子相亲

洗洗睡吧
敷个面膜
明早五点起床

下了一个星期的雨
还要下一个月的雨
天气越来越冷了
不太喜欢冬天
还下雨

曾经的不能说
现在都成了随便就能下酒的两三句故事

出发
今年最后一次小紫纱🚉

本来出去逛街想明天拍照穿lo裙
(没办法,人矮了,想成熟点着装没那高度
只有混点可爱)
结果去实体店
八点就下班了
也只能限试三套
也没好在人家下班的时间点多试
就走了
路边一家花店
就顺道给自己包了一束花
坐轻轨太挤
在里面人挤人怕把花挤瘪了
就干脆出来坐公交车
人很少
还坐到位置
😄

我这辈子最缺的
也是这辈子自己最不需要的

我上班的所有事
都不希望家里人过问
即使问了
你们都不懂这一块
有什么用
有两个地方
一个南
一个北
上班的地方也不固定
有时南
有时北

从小到大
我的所有事儿
除了转学是你们强行安排
是我不能左右的
剩下的
大大小小
哪一件不是我自己拿主意的
走哪里去
去哪里
干什么
怎么去
怎么走

所以到后来
到现在
养成了非要故意把工作和生活划分开
干什么
也不用再咨询你们的意见和建议
即使有时候尝试咨询
怕你们觉得我不问你们
结果呢
换来一句随便我
那我能怎么办
后来
不再过问你们
在哪里上班
租在哪里
和谁一起租
怎么搬家
怎么打包
怎么打理
都自己慢慢整理
催着我一毕业就找对象
长久以来的一个人处理所有的事儿
还需要另一个人
搬家
用钱请搬家公司
租房
用钱找中介
大不了自己多跑跑看房...

©  | Powered by LOFTER